蒋介石在台湾:看印度笑话、参与越战、秘会苏

  20世纪50年代美军第7舰队在台湾海峡巡航。朝鲜战争爆发后,美国一改东亚防务政策,为蒋介石提供了保护

  《国家人文历史》2016年8月上独家稿件,原标题《靠美援过难关,在日记中反美:被条约体系束缚的“东亚盟主”》,有删节,未经授权,严禁转载。欢迎广大读者分享到朋友圈。

  20世纪50年代,对于东北亚的铁幕前哨——日本、韩国、台湾,美国根据不同定位,提供不同的军事援助计划,最低是维持国内治安和建立自卫能力,最高则是拥有能够超过单纯防御性能的军事力量。在经济上,促进盟国经济发展,使之生活水平相对于铁幕那一边的对手,能明显超过并不断提高;最终在军事义务不再必需时,这些国家和地区能自给自足。

  对于美国决策者而言,冷战远东和西欧的情形有着巨大区别:在西欧,美国的盟友地理接壤,历史文化背景、社会制度、发展水平相近,之间存在强烈的自我合作愿望和发达的合作网络与经验,而在东方,美国的这些盟友不仅缺乏横向合作,相互之间国情也相去甚远:既包括东北亚的儒家文化圈;又有澳新美这样的盎格鲁-撒克逊国家;还有东南亚与巴基斯坦的佛教和伊斯兰国家。政体上则有蒋介石、朴正熙、巴基斯坦的阿尤布·汗和叶海亚·汗等军人独裁政权;还有日本、泰国这样的君主立宪制国家;以及澳大利亚、新西兰这样的西方民主国家。从地理上说,防御空间从亚欧大陆腹地横跨至南太平洋,战线过于破碎,各国没有联合的防卫需求,其整合依赖美国的单边行动,因此美国通过对美日、美韩、东南亚再到美澳新之间安排了一系列条约义务,通过离岸平衡(Offshore Balancing),构成了环堵亚洲大陆的“防疫”隔离圈。但这个圈子在连接东北亚和东南亚的环节上有个重大缺口,那就是台湾海峡,在这里并没有条约安排。

  1950年8月3日,台湾台北,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(左一)与蒋介石(中)在秘密会谈后告别,此次一行,麦克阿瑟公开表示将考虑在朝鲜战场上使用台湾军队。图右为麦克阿瑟返回东京专机的飞行员安东尼·斯托利少校

  但美国迟迟未与蒋介石签订类似条约,让蒋介石忧心如焚:第七舰队的保护只是因为朝鲜战争而带来的政策性安排,并非一项长久的法定义务,随着朝鲜战火熄灭,随时都可以撤销。但美国也有顾虑存在:条约一旦签订以后,美国就押上了自己的承诺、资源和荣誉,而其资源毕竟是有限的,特别是“欧洲第一”的战略方针并没有变;更何况,此时中苏之间已经签订了军事同盟条约,美国仅愿意承担起保卫台湾本土的义务,不想为对手、范围、程度都无法预料的全面冲突承担责任,如蒋介石“”导致远东的火药桶发生大爆炸。

  了解这一心态的蒋介石托“外交部长”叶公超向美国驻台“大使”兰金传去保证,如能缔结共同防御条约,同意在采取任何重大军事行动之前,先征求美国同意。1954年12月,《美台共同防御条约》签订,于1955年3月3日生效。第五条规定,双方对危及“任一‘缔约国’之‘领土’之武装攻击”将采取一致行动。第六条规定,“所有‘领土’等辞,就‘中华民国’而言,应指台湾和澎湖”。另外12月10日双方秘密换文,规定:“使用武力,将为共同之事项”,“凡由两‘缔约国’双方共同努力与贡献所产生之军事单位,未经共同协议,不将其调离第六条所述各领土”。1955年1月28日,美国国会还通过决议案,授权总统在台湾海峡使用武装部队,以确保“台澎不受武装侵犯”,但根据这一授权,金马等沿海岛屿属于弹性可选范围。因此艾森豪威尔提出了“刻意模糊”战略,既不向蒋介石承诺使用美国武力保卫所有的沿海岛屿,以免解放军会通过攻击这些岛屿将美国卷入直接武装冲突;另一方面,让蒋介石“捉摸不透美国将在什么情况下支持他”,从而“抑制他的勃勃雄心”。

  1958年,美军顾问团团长杜安少将向台湾“陆军总司令”彭孟缉移交新式大炮,按照美蒋之间的协议,美国向台湾提供了大量军事和经济援助

  在条约签订以后,从其承诺看,蒋介石的义务已是专守所在岛屿的防卫了。但矛盾之处在于,美国很现实地将其定位为一个西太平洋的地方性政权,与日本、菲律宾、韩国、南越、冲绳、泰国类似,构成远东围堵红色阵营的半圆形链条的一环。而蒋介石仍然将自身视为大中华的代表和东亚盟主,试图复制北伐的成功经历,将20世纪50年代的台湾视为20年代的广东,建设为“反攻复兴基地”和“未来理想中国社会”的模板。他在1953年1月31日中的日记写下:艾森豪威尔“对亚洲领导者之属望已自日本与印度转移于中国矣”。尼克松在拜访东亚盟友的巡回之旅中,他发现蒋介石在谈到中国时,大手一挥,清楚地表明他指的不仅是这个目前他权力之下的小岛,而是地平线那边的整个国家。蒋介石曾提议建立一个囊括台湾地区、泰国、印尼、韩国以及可能包括印度支那半岛、日本在内的远东联盟。美国反对这一设想,并在之后通过东南亚公约、以及美日、美韩、美台双边安全协定组成的条约体系构成了远东的安全框架。蒋介石试图在远东当“盟主”的想法,在其情治机关、军队的供给和训练均需仰赖他人的情况下,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。

  其实,蒋介石早就认识到反攻在他有生之年几乎不可能实现,他在1951年8月8日的日记中写道:“今后复国事业,照事实论,几乎不复可能,然而吾对革命复国之信心,毫不因此动摇。”但这一判断并未让“全国军民同胞”知晓。这是因为“反攻”既是统治台湾的“合法性”依据,也是维持外省人士气的必要手段。而且蒋介石本人也具有至死不渝其志的性格,并有浓厚的“反帝”情结。因此,因为认同问题,蒋介石与美国围绕防卫基本战略,始终发生争论。

  蒋介石本人的性格,是儒家教育底子外加明治时期军官教育养成的,具有浓厚的大家长性格和仇恨白人帝国主义色彩,此时台湾却被美国视为被监护人和被保护人,现实与性格之间形成的巨大反差无疑会擦出很多火花。但毕竟形势比人强,比起大陆时代,蒋介石收敛了很多脾气,大多数时候只是在日记中发泄对美国和条约体系的不满。

  1960 年 6 月 18 日,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 (左) 访台,蒋介石(右)亲自到台北松山机场迎接,二人乘车在前往圆山行馆途中受到了台湾民众夹道欢迎。此次访台,艾森豪威尔表示将会以 《美台共同防御条约》 向台湾提供防务保障

  20世纪50年代初,当蒋介石听说美国正在与日本、菲律宾、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谈判安全条约,却舍下自己时,觉得“有如恶梦初醒”,在日记中记下:“严防美艾、马(即艾奇逊、马歇尔)对华革命力量根本铲除,则不惟不能侵占殖民地,控制黄种之狂妄野心。”他还认为,华盛顿通过承诺对台军援“使我内溃自乱”,认为美国人用心极为恶毒、卑鄙。20世纪60年代初,再度来访台湾的尼克松发现,自命为长者的蒋介石不吝于与其分享一点经验,告诫他如果不入侵北越,就绝不可能胜利。蒋介石嘲笑美国战略,指出“发展经济可以战胜是一种大家所熟悉的谬论,只有子弹才能线年在《反省录》中,他写下“因受美国欺诈”“失却五月间决定反攻之时机”。1964年1月29日的日记中写下:“忽想美国对我反攻行动无从谈起,以美只知损人利己,决不为他人利害有所计及或动心也。”1969年7月24日,他在日记中写下:“跟美员说实线日,蒋介石在日记中写下:“余之所得经历认为,俄共险恶狡诈,乃是阳性的人所皆知,而尼氏(即尼克松)阴险虚妄,则为阴性,在人不知不觉之中而易入其陷害也。”

  1961年10月,中印武装冲突爆发。就在这一年,蒋介石决心趁着大陆三年困难时期,发起反攻攻势。如发表《告中共陆海空各级干部书》,通过“光复大陆指导纲领”等。蒋介石在10月20日的日记中写下:“本周印度军队向共军攻击,据印自报,激战后逐退数里,20日新华社宣布中印边境与东西区皆正在激战中,并且自称受伤甚重,其意在对印度发动最后报复行动也。此战双方虽皆有伤亡,但决无结果,最后仍拖延乎。惟‘泥黑路’(即尼赫鲁)小丑无耻,说不定从此屈服于匪共也。”但蒋介石对中印边境战争的关注,也只是从台湾的角度出发,并未受到民族主义情绪的多大影响。蒋介石在当年11月22日的日记中写道:“俄共又称米格21代机仍于本月开始对印度交货,此一消息殊堪注意。其或对匪共亦已允许其供给同式飞机乎? 此事对印度影响实不及对匪共之大也。如匪共果有该式飞机,则对我将来作战之关系颇大也,不可不早作准备。”

  尽管美国国务院发表了支持麦克马洪线的言论,但台湾也只是温和提出了抗议,并通知各驻外部门,要求“不发表讥嘲印度及尼赫鲁之言论;不主动讨论‘麦克马洪线’问题,如被询及,始说明我不承认之一贯立场”,并“希望印度认清匪印战争乃印度反抗共产帝国主义之斗争,而非中印两民族间之战争”。甚至对印巴争端,表示在红色阵营面前,“自由国家必须清除矛盾,促成团结”。

  蒋介石并未相信中苏就中印边境冲突存在分歧,认为大陆的行动是受苏联指使,他在日记中写道:大陆宣布自动撤退至1959年双方实际控制线,“此乃为共产国际行动最大之转变”,可以说,对于中印边境冲突,蒋介石基本保持了“隔岸观火”的心态。

  20世纪60年代中期,随着美国全面参与越战,美军在亚洲的战略、资源都需要为越南战场服务,同时大陆陷入“”之中,美国评估台湾对大陆的军事牵制需要下降,因此台湾的军援水平有一定下降。此前,台湾接受美国军事装备、物资几乎都是无偿的。20世纪60年代中期,随着台湾经济起飞,美国才开始逐渐转向直接销售。即便如此,到尼克松访华前夕,美国通过执行军援计划提供了24.4亿美元的武器,军火销售额不过2.4亿美元。台湾对于巨额军援并不满足,通过渲染台湾处于危险状态,尽力提高台湾在美国战略决策中的地位,一再讨要武器装备。如蒋介石曾经以解放军的伊尔-10强击机转场至福州为名,向美国要求提供先进飞机,但美国评估后认为此举并未打破海峡军事平衡而否决了这一要求。

  当时台湾已经拥有了F-100“超级佩刀”和F-104“星战士”两款二代战斗机,但前者故障率高,后者航程短、用途单一。美军当时装备了性能最为全面的二代机F-4“鬼怪式”战斗机,该机火力强大,航程远,且具备强大对空对地能力,台湾一直渴望拥有该型飞机。远东的美国盟友日本、韩国,在20世纪60年代末都陆续得到了F-4战斗机。蒋介石一直希望美国能给一个中队的F-4战斗机(价值5000万美元),但美国考虑到“鬼怪式”的进攻性太强,一旦台湾掌握以后可能会“独走”,自行对大陆发起纵深打击,将美国拖入不必要的危机;同时大陆同期主力飞机为歼-6,仅拥有少量歼-7,台湾空军已经拥有台湾海峡上空的空中优势,因此屡屡加以拒绝。这使蒋介石大失所望。

  1953年11月8日,美国副总统尼克松(后排右)到台湾访问,蒋介石(后排左)称赞其为“世界事业的接班人”,不过19年后,这位“事业的接班人”毅然决定访问北京,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

  蒋介石并不看好美国对越战的前景,却对美国有关越战的要求无不配合,例如斥资3000万美元扩建机场,以供B-52轰炸机在必要的时候起降。到了1967年,驻台美军及中情局人员加上眷属,已达两万人。1968年,美国10架加油机和5架原来驻扎在泰国乌塔堡的无线电中继飞机转场部署到清泉岗基地,一同前来的还有450名支援人员。5月,台湾又同意美军使用清泉岗,作为B-52因天气原因而避险的基地。具备投掷战术核武器能力的数架美军F-4战斗机,以临时驻防的形式进驻台湾清泉岗机场,以吓阻大陆直接出动地面部队介入越战。

  但在经济方面,和日本因朝鲜战争而大蒙其惠一样,台湾因印度支那半岛的战争,而受益匪浅。1965年,美国在台湾军事采购的金额达到了1.3亿美元,台湾的中小企业因为拿到美军订单而赚得盆满钵满。来台度假的大批美军人员除了促进台湾服务业的发展,也带来了文化冲击,对打开台湾社会一般民众的视野颇具开风气之功。台湾在越战中的军事作用主要为给美军提供后勤和技术服务,如修理战损车辆和战损飞机,给KC-135型加油机提供转场基地等。台湾在没有拥有“鬼怪式”的情况下,却能很好地修复该型战机,获得美军称赞。

  1965年9月1日,时任“国防部长”蒋经国(右)在美参观载人航天基地,蹲下身子仔细地察看“双子星”飞船模型

  1965年,蒋经国访问美国,在与约翰逊总统会谈时,提出主要目标不是以军事行动对付大陆,而是通过与美方进行深入持续的商讨,以便整合双方政策,同时也表示愿意在亚洲承担起自己的责任。这一坦率的态度深获华盛顿好评。但动用军队参加越南战争的提议被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一再否决,理由是不愿意激怒大陆,以免后者再一次在亚洲大陆出动正规军与美国直接对垒。而在秘密战线上,台湾早已参战。数百名来自台湾的军事顾问已经在南越活动。台湾还允许民航公司和美国航空以台湾为基地,支持中央情报局在整个中南半岛的空中活动。越南武装部队仿照军,也成立总政战部。但这一切都只不过是零敲碎打,对整个战争的进程影响有限。

  1969年春,黑龙江上的枪炮声预示着世界格局的悄然改变。尼克松政府断定,中苏分裂已不可恢复,欧亚大陆的铁板既然已经分成两块,那么利用较小的一块牵制冷战的主要对手苏联,将是更为巧妙的借力打力手段。基辛格回忆:“从一开始尼克松和我以及其他美国高级政策制定者就都认为,美国不会接受苏联对中国的军事进攻。这个观点,在我们没有与中国接触之前就产生了。”“如果莫斯科试图羞辱中国,或者减少北京重要性,苏联的整个军事力量在此之后都会投向西方。这样一个野蛮的苏联和在此问题上软弱的美国,将会使苏联要求日本和西欧做出更多让步,更不要提苏联周边的其他小国了。” 11月7日,美国第七舰队奉命结束了朝鲜战争以来在台湾海峡长达19年的巡逻。这个消息还被有意透露给了大陆驻港官员。

  此前,蒋介石和老伙伴、老对手苏联,也开始了接触。1968年,以《伦敦明星晚报》驻莫斯科特派员的身份为掩护,实质上是克格勃特务的俄国籍记者维克多·路易斯访问台北,与蒋经国见面。双方走到一起,是印证了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”这句名言。

  1966 年 2 月 15 日,韩国总统朴正熙 (前排左) 访问台湾,蒋介石 (前排右) 亲临台北松山机场迎接。在朴正熙执政期间,韩台关系达到了高峰

  具有深厚苏联生活背景的蒋经国与路易斯会谈,会谈时,路易斯甚至催促台湾,现在是“”的最佳时机。并表示,苏联将视此次反攻为内战,一旦发生战事保持中立。只需台北保证一个条件:一旦重掌大陆,不会让美国在中国设立基地。

  蒋经国并未明确答应,但表示,反攻成功之后,可以把东北和西北划为中苏合作特别区——这是将1946年与斯大林见面时的旧事重提。但这些接触本身就是建立在假设发生大战的基础上,随着双方所洽谈的合作内容都没能发生,这些会谈也就无果而终了。而且克格勃很快就将路易访台的消息宣扬了出去,因此也只能视为是双方通过试探和接触,向共同的敌人——大陆施加压力,同时也为未来可能的合作保留一条渠道。此后,台湾报纸一反常态,不再攻击苏联,报纸也以“反毛”的口号代替了“”,许多以“抗俄”为名称的“民间”组织接到上级命令,去除反俄字样。

  在台湾的命运即将发生巨大转变之时,它的经济仍在持续繁荣。1970年,美台贸易已经超过25亿美元,高雄加工出口区共有120家制造业工厂开足马力生产。当年全台湾工业生产增加了17%。台湾和其他亚洲小龙一样,从劳务密集型产品,如玩具、衣服、鞋类的出口,逐渐转向生产高科技产品。这也意味着,逐渐长成的中产阶级不会愿意为了虚无缥缈的“反攻”目标献出自己的生命,而更愿意过平常的市民生活。

  但这已经不是蒋介石可以预料的到了。年岁的增加,也使他像一个家族企业的长老一样,逐渐开始将军政大权交给培养的接班人。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,他仍然在做重大决定,但已经越来越仰赖儿子作为左右手和耳目。1963年11月,修订策略,将“反攻”方式由军事方面扩大到政治、经济和文化方面,确定了“反攻复国总体战”的方针,这实际上已经宣示接受了与对手隔着海峡长期共存、自身必须深耕台湾的现实。在1965年8月“八六海战”和11月“崇武海战”之后,台湾海峡风平浪静,双方再无大的军事冲突。1969年,蒋经国被提升为“行政院副院长”,蒋介石本人则因健康问题,这位八旬老人已经逐渐不再视事。但即便在他去世后多年,他亲手参与和缔造的远东条约体系,经过名称变更,继续发挥着他生前意想不到的作用。

  2016年7月显然是个多事之夏,法国尼斯的令人惊魂未定之时,地处欧亚之交的土耳其国内枪声乍起,消息传来,又是一次土耳其军队总参谋部“一小部分”军官发动的军事政变。为什么要说“又”呢?

  2016年7月14日,法国著名的旅游胜地尼斯发生了一场。一个好端端的国庆节反而变成了一个血腥国庆节。血腥的7月14号,这在法国历史似乎并不让人意外。

  在联合国维和行动问题上,中国也走过了一条颇有曲折之路,从最开始的排斥和反感,到渐渐了解和支持,最终才积极参与到其中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  • 搞笑笑话段子:时隔多年我都不敢说

      1.那天,我拿着刚买的一袋橘子,一边吃,一边悠闲地走着,突然看见了铁哥们儿。出于同学情谊,我大方的问道:来一瓣?......

    06-11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  分享
  • 这个国际组织又给自己挖坑!刚刚被杜特

      自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发起针对菲国内毒品犯罪的雷霆打击以来,国际刑事法院就盯上了他。日前,国际刑事法院对于杜特尔......

    06-10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  分享
  • 搞笑笑话:姐夫最近在健身回来总是说我

      搞笑笑话:我买了好多盆栽,老妈心疼钱:你说你一天天的尽花钱,有什么用处?我顶嘴道:好看呀,你不觉得屋里放点盆栽......

    06-08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  分享
  • 江铃特顺:你将是今年车界最好笑的笑话

      美国著名军事家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曾说过一句话:老兵永远不死,只会慢慢调零。这句话放在江铃全顺身上似乎颇为切合。我......

    06-11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  分享
  • 国庆节有哪些幽默搞笑段子和笑线年国庆

      虽然你65岁了,心脏很堵,肚子闹台风,上半身才有供暖下半身才包邮,脚丫子旅游比东南亚还贵,但我还是爱你屁屁上的水......

    06-14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  分享
  • 城空妙_tJW914_50252

      #将成员移出群聊群主成被告#警察小明在黑社会做卧底,一天他给上级打电话:长官,你快点把我调回去吧!我做卧底都做到......

    06-14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  分享
  • 蒋介石在台湾:看印度笑话、参与越战、

      20世纪50年代美军第7舰队在台湾海峡巡航。朝鲜战争爆发后,美国一改东亚防务政策,为蒋介石提供了保护 《国家人文历史》......

    06-14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  分享
  • 幽默笑话:《 结 婚

      在看电视的老公听见我惨叫了一声,急吼吼跑过来问咋了,我眼泪汪汪说了,老公把拖把抢过去,笑话说:你歇一下!我觉得......

    06-08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  分享
  • 搞笑图片幽默笑话段子:学不下去时候就

      和一女的刚见面,她开口就说:你有车吗?有房吗?有存款吗?我尴尬地笑了笑:没有!她冷哼一声,不屑道:什么都没有还......

    06-14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  分享
  • 横幅标语别给大家留笑话

      记得是从前年春天起,创建文明城区的活动席卷了华夏各大中城市,沪上各区也铆足了劲,声势可不小,拆违、刷墙、挂贴横......

    06-14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  分享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